471022849.jpg 

 

冬天就要過去了

公園裡的櫻花開得一樹粉紅

映得滿眼明澈

 

一直以來,我都是用我的角度來詮釋你

但我不知道這樣的詮釋

是否太過一廂情願,甚至悖離現實?

這時我想起了一則古老的希臘神話

那個愛上自己的雕塑的塞浦路斯王Pygmalion

 

因為書寫你,於是你成為我的一部份

你的形象與性格因為我的取捨而重組

成為一個誰也拿不走的,只存在於我的世界的理想塑像

 

心理學學者曾說:

從審美的角度看,無論通過什麼樣的手段,人類”重塑”的自己總是寄託著人類的理想......人類對虛擬人物的情感認同,與其說是人類的畫餅充饑,不如說是人類想藉此獲得一個參照,為現實生活高懸起一盞燈塔,用理想的光輝為現實生活編織美妙的彩帶

 

追求完美意味著意識到本身的缺憾

因為意識到缺憾因而產生了補償的心理

如果說意識到本身的缺憾是來自先天的自我完成

那麼我不斷為你塑像的行為

或許可說是一種潛意識的後天的自我完善

因此你的塑像上總反射著一種我所渴求的質素

我對你的感情也不僅僅是一種表徵而已

 

書寫你是為了自我檢視

是為了自我的堅立

我對你始終保持一種若即若離的距離

我不讓你靠近

也不走向你

但是我也跳脫不了Pygmalion的情結

對你的憧憬常主宰著我的情緒

令我快樂也令我痛楚

 

Pygmalion最後得到阿芙洛黛蒂的恩賜

將塑像化為真正的血肉之軀

我比Pygmalion幸運

因為你是確實存在於真實世界裡

我們之間只差一通電話的距離

 

而我所要做的

也只是決定要不要走向你而已

只要我走向你

你就不會再是我腦中的一個塑像

而會成為活生生的血肉之軀

 

而我還在思索這件事的必要性--

我是否需要這份真實

 

 

    全站熱搜

    clover24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