W020070601433368074581.jpg

 

白素貞心裡想著

她有千年的道行

豈會為了區區一杯雄黃酒而原形畢露?

然而雄黃一下肚

就如同一把利剪剪著白素貞的肚腸

痛得她在光天化日下現形

 

感情往往使理性失靈

將情勢錯估

 

我原也以為我能夠

誰料得到最後不免在回憶的潮水中沉浮

痛悟自己道行的不足

 

在端起酒杯前

我怎會以為自己躲得掉

若能再一次端起酒杯

我是不是仍有一仰而盡的勇氣

或是準備好再痛一次的覺悟?

 

 

 

    全站熱搜

    clover24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