IMG_0041.jpg 

 

好友du剛結束四個月的遊學

從美國回來

她是個很少陷入情緒低潮,總是自嘲神經是神木等級的不可救藥樂天派

告訴我她非常不能適應現在的生活

每天只想著回美國去

”就像是忽然間明白什麼是現實世界一樣!”她這麼說

 

我扯了下嘴角

我完全了解她的感受

 

當我從英國回來

當我從台大畢業

那種巨大的失落感像洪水一般將我淹沒

畢業至今近五個月

睜開眼的每一天都像是在一場循環反覆的夢魘

 

我清楚的看見自己的荒蕪

 

我只能將那種消沉的感覺推到一邊

試著讓自己空白麻木一些

好讓日子變得比較可以過下去

至少做出像個一般人的樣子

 

我也不是沒有努力過的

 

在黯淡的歲月裡尋找著零星亮點

在期待與朋友小聚,看見一個有趣的人,陪伴小朋友遊戲之中

我努力品嚐那少得可憐的幸福滋味

並且努力學會收起眼淚

讓自己不要每晚哭著入睡

 

為了準備考試逼自己唸書是好的

就算讀完那些東西也絲毫不能提升性靈

至少在唸書的時候可以從太過深沉的黑洞裡暫時游離

而考試這件事是個再好用不過的防護罩

因為可以用這個理由理所當然的離開家幾小時,不須應付太多不必要的事情,更可以以需要不被打擾為由將自己關在房間裡

週末整天都在補習班

可以省去約不到人的麻煩

 

我已經不敢奢望太多

想見而不能見的人

想去而暫時去不了的地方

全都化作一個微渺的希望

而那是我現在唯一的冀求

 

我不知道當我完成這個目標之後

還會不會遇見更多的失落

然而那比起一無所有的現在

或許那時的失落

並不會比現在的更難克服

 

 

 ps:我猜有人可能想問但又不好意思--但我並沒有得到憂鬱症

    全站熱搜

    clover24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