IMG_2685.jpg 

 

一個考司法的男生。

高高瘦瘦,穿著偏向美式休閒

但我不知道他的名字。

有一次上刑法課的時候坐在一起

我一向不喜歡和男生坐

一方面因為他們手長腳長

寫字的時候手肘難免撞在一起

(我必須說我在書桌的使用上是很霸氣的)

另一方面是大部份的男生似乎都不怎麼愛乾淨

 

但是他不僅衣服很乾淨

氣質也很乾淨

雖然身高近一八0,但他很小心的不擠到我

感覺是個會關注別人感受的人

 

後來雖然沒有再坐在一起

不過有幾次我無意間瞥到他時發現他在看我

我告訴自己那是我神經過敏

但是直到昨天

那種機率已經高到讓我無法再用”偶然”或”湊巧”來解釋

 

其實我對他也頗有好感

雖然我們並沒有講過什麼話

(我們的對話只有”借過”,”謝謝”,”不好意思”,”沒關係”)

但他有一種很良好的氣場

那種氣場是會令我自在與放鬆的

對我而言那就已經具備了某種發展的可能基礎

 

喜歡一個人需要動力

而延續喜歡這個動作則需要耐力

只是現階段的我兩樣都沒有

 

才剛耗盡心力般的去在乎一個人又失去那個人

現在的我就像個經過漫長旅行,最終卻什麼也沒有獲得的人般

既疲倦又殘破

只想埋頭大睡一場

 

 

    全站熱搜

    clover24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1)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