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p_20070318114922331.jpg

 

你很快的又打電話來

與上次只間隔了幾天

 

也好

人家都說克服心魔最好的方法

就是正面的面對它

我想如果是這樣的頻率

我應該很快就會因麻木而沒有感覺了吧

 

我不知道你要什麼

或許你只是擔心有一天再打給我的時候

電話的彼端再也沒人應答

可是那真的是那麼可怕的事嗎?

說穿了那與現在的景況又有什麼兩樣?

你可以想像我又去了某個遙遠的國度唸書

在那裡落地生根不再回來了

從現在開始催眠自己

這樣或許會好受一點

 

 

    全站熱搜

    clover24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