3532099137.jpg 

 

 

有時候你和某些人就是無法平心靜氣的說話

我很敬佩那些不管和誰都能夠交談

並且讓對方誤以為彼此相談甚歡的那種人

 

我常想自己和那樣的人有什麼不一樣

想了許久

覺得差別大概在於那樣的人擁有不必經過腦袋就可以說話的模式

所以不管多白癡多具攻擊性或是多無聊的言談

對這種人來說只不過是嘴皮子的肌肉運動

以及依靠介質傳遞聲波的一種物理行為

和情緒沒有什麼必然的關係

 

怪只怪自己體內缺少那樣的模組

所以顯得笨嘴笨舌不討人喜歡

 

我是一個懶到極致的人

當我覺得沒有必要說什麼

或是說了也沒用的時候

我就會選擇沉默

就和很耐得住久坐一樣

我也是可以耐得住沉默的人

閱讀與書寫是我慣常梳理思緒的方式

雖然嘴巴不動

但是腦袋並沒有放空

自己和自己對話的奇怪行為已行之有年

頗能自得其樂,而且又不會對誰造成困擾

 

很不能理解有些人為了怕我”悶壞了”就用奇怪的方式迫我開口

像是故意挑我毛病(穿得很醜又太露or妳的臉短為什麼要留瀏海)

或假設一個根本不會發生的問題(妳想進故宮但是萬一xx要妳去那邊工作該怎麼跟別人交代?妳是不是要有個說法?)(進故宮和去xx那邊工作根本都是八字沒一撇的事情,為什麼我現在就得想什麼鳥說法?

我很tired & sick  為了這種無意義的對話

如果交談既不是為了愉悅,也不是為了告知訊息或更了解彼此

只是沒話找話講,同時曝露出”人鬼殊途”的真相

那為什麼要勉強彼此談話?

這對雙方而言與折磨沒什麼兩樣

 

每一次失敗的交談

只帶來更多的誤解和更深的鴻溝

這樣每況愈下的處境甚至無法改變

因為對方沒有察覺問題的能力,偏偏一旦別人指出問題所在又會惱羞成怒甚至變臉

而自己也無法配合對方沒頭沒尾沒有邏輯沒有意義只是很瞎的瞎扯還要裝出很樂在其中的對話模式

 

我只是耐得住久坐耐得住沉默

並沒有厲害到耐煩的程度

 

 

 

 

 

 

 

    全站熱搜

    clover24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