IMG_8523.jpg  

你摸著我的頭髮,問我:「為什麼不管和妳靠得多麼近,我始終覺得,妳的心像是隔了一層玻璃?只要是人都免不了情感的依賴,可是我總覺得,妳一直在避免依賴任何人,為什麼?」

 

「因為我太重了。」

 

「妳不相信別人扛得起來嗎?」

 

「不,」我搖頭,「只因為我不忍心。」

 

「所以妳就隔離自己嗎?」

 

我再搖頭,「我並沒有自絕於什麼之內,或是什麼之外,或許這就是我最真實的姿態。」

 

「把世界懸之一線,然後從那條鋼索上走過,就是妳想要體會的人生嗎?」

 

對於那幾乎帶了些許攻擊性的言詞,我只是淡然一笑。

 

「或許我的世界就是那麼狹小,也就是因為那樣,一滴水就足以讓我復活。」

    全站熱搜

    clover24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