讀著你的id,我忍不住笑了。

噢,原來我將自己的blog關板,竟然會惹得你不爽。

也不知道為什麼,把你惹怒這件事,竟讓我感到痛快。

然而在痛快之餘,卻又毫無來由地感覺悲傷--我難過自己居然必須透過你的怒意,而確認自己仍然是被你所在乎著。

 

於是我開始嘲笑自己的愚蠢與荒謬。

 

並且感到一股深深的悲涼。

 

    全站熱搜

    clover24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